更新是有生之年的一条咸鱼

不常更新 一更就很废

【一人之下】今天依然不会下标题系列②

*乙女向

*轻薄短小的沙雕段子

*ooc预警!!!!!

*博君一笑看看就好

『王震球的回合』

(通话中)

你:王震球你这个大混球小王八!!!下次见面没在你脸上画满乌龟我跟你姓!!!!!
球儿:那就是冠夫姓了吧!这样我们四舍五入就算结婚了呢~~♥
你:王!震!球!!!!!(╯`Д´)╯︵┴─┴

【一人之下】520快乐!!!

*乙女向

*乙女向

*乙女向 重点讲三次!!!

*有些段子原本是玛丽苏(不过把名字改掉了

*私设如山

*垃圾文笔

*ooc预警!!!!!

『张楚岚|王也|王震球的回合』

《张楚岚的场合》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是每个人重要的人生课题之一,特別是比起朋友之间来得更亲近的恋人。理想国磨灭后剩下的就是不断的磨合,不是改变成更加契合的模样就是化为火花,一触即发。

你总是在张楚岚湛蓝的眸子里读出很多情绪,包含对你下个问句的不耐烦、前一个答案的恼怒,简单明瞭的问题答案你像是总记不得似的,又或许是记得了,只是不安定让你老是想反覆确认。
你开心吗、你现在想做什么、衣服洗了吗、你又要出门了吗、別再玩游戏了好吗。

张楚岚不喜欢问句。
他讨厌每个不稳定的挂勾和不确定的语气。

烦闷和夏季的炎热是导火线,噼里啪啦地点着了那人的温柔并焚烧殆尽,余下的是质疑、争吵和不理解。分道扬镳来得很快,一个行李沒能带走张楚岚生活的所有痕迹,却能让分离的时间以年计算。

「你生气了吗?」
「……我没有生气。」

电话里张楚岚的声音有些不其实际,他周围嘈杂的人声让你觉得你们似乎隔了不只一个城市。话筒很冰,你无论如何也捂不热,张楚岚指尖的温度是摄氏三十六度,但你已不记得那是什么样的触感了。

「我现在知道你不喜欢问句了。」
你说。

「我现在知道你生气了。」
泪水悄然无息的淌过脸颊。

「我知道已经晚了。」
但电话没有接通,一如你俩之间。

━━━━━━━━━━━━━━━━━━

《王也的场合》

追在一个人身后是什么感受。
就像是凡人永远都不可能追赶上天才一样,心累,疲惫,无力。

原先只是对王也的崇拜,谁料王也会接受自己,从交往开始,起初是普通的热恋期,但在几个月下来后,你很明显的感受到了跟不上对方脚步的疲累。

太远了,果然还是太远了。

你只是个普通人,自己再瞭解不过了。

你知道王也身后背负的沈重不是自己能够理解的,你也知道他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原先的支持到最後都成了令你喘不过气的重担,跨出一步都好像是要压垮自己。
曾经的鼓励如今看来都像是笑话,明明是给王也的加油打气,如今都是空口说白话,天真得可爱。

你最后还是选择推开他——或许连推开都办不到,因为他已距离你太遥远。
从头到尾都是自己的问题,所以没事的,真的。

你在他房里留了一张纸条,搬出整理好的行李——为了不让王也发现这一箱箱的行李可费了不少功夫。
你们住在一起,但他早就不在了,他的心早就离开到了遥不可及的地方。

行李箱落地时沉重的咔哒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突兀,滚轮滑过木质地板发出的低沉隆隆声是这房间内仅存的声响。
也是你临走前唯一的告别。

你离开你们生活过的地方,抹灭了自己在卧房中的气息。

然而王也早就已经离得更远更远了。

━━━━━━━━━━━━━━━━━━

《王震球的场合 》

王震球没有回来。

你说过你会等他,但他没有回来。
原本你们只要一天没说上话没聊上天就会浑身不对劲,你们甚至因为吵架而冷战,却在不久后你向他抱怨两个人已经一天五个小时又十八分锺没说话了,你好寂寞。

十二年四个月十五天八小时三十分了。

王震球依然没有回来。

你不像过去那样会吵吵闹闹的了,时间沖走了很多很多青涩,还有很多很多关于过去那些小小的悸动和无理取闹。

你已经不会哭了。

寂寞吗,你习惯了。

时间会带走很多很多东西,包括感情。身边依然是热闹的,只是少了一个声音,少了睡前的晚安吻,少了在哭泣的时候总是会轻轻摸着自己头发安抚你的人。
时间是很可怕的东西,它会让你习惯很多事情,很多不得不妥协的事情。

有时候你甚至会忘记他。

俩人讯息的对话框在不知过了多久已沉到好多好多人下面,你刪了许多不必要的讯息,却仍然没办法将两人的回忆捞回上头,讯息栏一列又一列的向上跳动,那个被你取为「亲爱的」的昵称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忘了他吧,他不会回来了。身边的人总是这样告诉你,叫你面对现实。
离别本是人生中必然面对的结局。

十二年四个月十五天八小时三十分。
这次你也没回来了。

520快乐!!!!!
副标题又叫做 分手30题ᕕ ( ᐛ ) ᕗ

*张楚岚|知道该怎么对待对方的时候已经晚了
*王也|因为追不上你,所以只能看你远去
*王震球|输给了时间

【一人之下】关于乙女向的那些事

『关于设定』

有些乙女向段子原本是写给身边也有入一人坑的小伙伴的玛丽苏,所以下面女主(?)的设定就直接用小伙伴给的人设了(码文的时候用的也是小伙伴们的设定
以上这些当然都是经过本人同意哒( ´・◡・`)

《碧莲的女主》
异人、活泼开朗、挺乐天的女孩子、直来直往的性子、有点缺心眼、属于努力型的人

《也总的女主》
普通人、书卷气息浓厚、喜欢古今中外的典籍更喜欢怪谈、心思较多、有点腹黑、玩火小能手

《球儿的女主》
谜一般的人、戏精本精、男装女子、熟前高冷熟后低热的反差、有点小恶魔个性(限熟人)、给人万能的感觉

目前有设定的只有三位,他们的故事之后再慢慢写
其他人的女主只有个模糊的大概这边就先不打出来了,之后有想到会再回来补(ง๑ •̀_•́)ง
偷偷嚎一句 希望有更多喜欢玛丽苏的小伙伴一起来玩இдஇ

『关于一些paro』

《学园paro》
一人之下私设
主要以异人F4+小星星+球儿为主,视情况带其他人玩

〘张楚岚〙
班级:3-甲
社团:学生会
职位:学生会会长

〘张灵玉〙
班级:3-甲
社团:学生会
职位:学生会副会长

〘王也〙
班级:3-甲
社团:学生会
职位:3-甲班长

〘诸葛青〙
班级:3-甲
社团:学生会
职位:学生会公关

〘风星潼〙
班级:3-甲
社团:学生会
职位:✗

〘王震球〙
班级:3-甲
社团:学生会
职位:学生会公关

-----以下女主-----

〘碧莲吹〙
班级:2-乙
社团:归(追)宅(夫)部
自主cp:张楚岚
备注:恶友组、年中组、笨蛋组

〘灵玉吹〙
班级:1-乙
社团:归(追)宅(夫)部
自主cp:张灵玉
备注:病气组、大小姐组、年下组

〘也吹〙
班级:3-乙
社团:归(追)宅(夫)部
自主cp:王也
备注:病气组、学霸/智商组、年上组、别扭组(划掉)

〘青仔吹〙
班级:3-乙
社团:归(追)宅(夫)部
自主cp:诸葛青
备注:学霸/智商组、年上组、别扭组(划掉)、高冷组

〘星星吹〙
班级:1-乙
社团:归(追)宅(夫)部
自主cp:风星潼
备注:大小姐组、年下组、笨蛋组

〘球儿吹〙
班级:2-乙
社团:归(追)宅(夫)部
自主cp:王震球
备注:恶友组、年中组、高冷组

更详细的细节之后会慢慢补上(「・ω・)「

《古风paro》
大概是个比较架空的庞大世界观,目前只有人物设定
主要以异人F4+小星星+球儿为主,视情况带其他人玩

张楚岚→剑客
张灵玉→道士
王也→道长
诸葛青→狐狸精
风星潼→朝中官员家的小少爷
王震球→祭祀

-----分隔线-----

碧莲吹→侠女
灵玉吹→药房大小姐
也吹→说书人
青仔吹→宫廷乐师
星星吹→医者
球儿吹→宫廷技师

就,先这样叭
回头再补 告辞(溜了

【一人之下】亲吻30题②

*乙女向

*乙女向

*乙女向 重点讲三次!!!

*有些段子原本是玛丽苏(不过把名字改掉了

*私设如山

*垃圾文笔

*ooc预警!!!!!

『王也|诸葛青|王震球的回合』

《王也的场合|酒醉后的诱惑之吻》

你们又喝酒了……不,正确来说喝酒的只有你。
你们有时会找一间居酒屋,開个个人包厢,撸个串喝个酒什么的,你点的酒王也曾经浅尝过一次,酒精呛人,仅仅一口就足以让他感受到醉意一涌而上。

于是王也便不准你再喝这种酒了。
但你哪里是这么乖的人,「文人饮酒,自古皆然。」你对他说道。
「还讲不讲道理了,祖宗?」
你笑而不语,拿起酒杯就要一饮而尽,同时眼角余光瞥见了一隻手朝着你手中的杯子伸来。

酒杯中的液体在两人抢夺之间落下不少,橙金的酒液溅到了王也的身上,你愣了愣,随即舔上了王也沾了酒精的锁骨,虎牙有意无意的在他身上蹭了下,粉唇离开了那片肌肤。抬起头向面前的人得瑟了下,下一秒却被捏住了下巴堵上嘴。

烈酒的味道在口中肆虐,每寸呼吸吐息都是令人沉醉的苦涩味道,舌尖像是浸了酒,唾沫混杂着,酒精易燃,舌尖互相碰撞所点燃的火花因酒精的催化开始燃烧着理智與神精,你感到肺部的氧气不足而皱起眉头,你推不开他,只好死死抓着他的衣领,就怕溺毙在他的吻中。

「我想这里暂时不会有人打扰。」

不知道王也是不是醉了,他的声音显得格外低沉又沙哑,脸上也浮起阵阵红晕。

「不想被发现就別出声。」

━━━━━━━━━━━━━━━━━━

《诸葛青的场合|羽毛拂过般不经意的轻吻》

天知道你们是怎么凑在一起的。
就连靠近对方都可以让你呼吸困难,诸葛青曾无奈的对你说「我是有什么特殊的气质让你放松不下来吗?」你否认的摇了摇头,原因很单纯,仅仅是因为对方是诸葛青,就是连靠近都要拿出一百万分的勇气。

诸葛青伸手按着自己的下颚思考了一会儿,平时眯起的眼睛微微张开,你甚至不敢对上那双似海洋般深蓝的眼,只听见他说,「好吧,不然——你闭上眼睛別看我,会不会好些呢?」

你摇了摇头,但他却说,「没试过怎么会知道呢?」
在他的几番要求下,你最终还是乖乖的闭上眼,不过三秒后你就后悔了。

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擦过了你的嘴唇,轻轻柔柔的,像是羽毛轻抚般,却带有满满的暖意,诸葛青的气息若有似无的萦绕在你的四周。

在你视线回復光明的瞬间,猝不及防的撞进那双像是揉碎了无数暖光的深色瞳眸,诸葛青的手抚上了你的下眼睑,「循序渐进,我会让你习惯的。」

━━━━━━━━━━━━━━━━━━

《王震球的场合|亲吻照片上的对方》

「这次的照片拍得不错啊。」
王震球翻转了自己正在查看的页面给你看,刚进家门的你愣了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目光转了转,从王震球的脸上转移到屏幕上自己刚发佈到朋友圈的照片。

看你愣住没反应,王震球轻笑出声,指尖在光屏上滑动,照片突然被放大,你还没从他的称赞里反应过来,看着自己那张被放大的照片,下意识的往前扑了过去想阻止他的行为。

你还没到,他倒是先拿着手机亲吻了萤幕。

「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接住了扑上来的你,王震球像是被你的举动讨好了一般笑了起来,你倒是觉得自己被耍了,撇了撇嘴想从沙发上起身,但王震球却一把把你按了回去,你撑在沙发上的手一滑,便直接摔进他的怀里。
他搂着你亲吻,舌尖滑过了软唇后捲着舌尖侵入,感觉呼吸逐渐被夺走——与他接吻时的节奏从来不属於你。
你见王震球那混球笑得灿烂,才惊觉自己一头栽进了对方精美的计谋里。

他总有一大把的花样能逗你,而你也总是心甘情愿的踏入他的圈套。

有空再把设定和写好的paro补上来ᕦ(ò_óˇ)ᕤ

【一人之下】亲吻30题①

*乙女向

*乙女向

*乙女向 重点讲三次!!!

*有些段子原本是玛丽苏(不过把名字改掉了

*私设如山

*垃圾文笔

*ooc预警!!!!!

『张楚岚|张灵玉|风星潼的回合』

《张楚岚的场合|席卷一切的强势深吻》

你们每天都有接吻,从早安吻到晚安吻,唇与唇的轻触便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和存在。

虽然每天都亲,但是,真的就是唇瓣相抵,没有更多了。
你觉得略委屈。

所以你今晚试着做了点小尝试。
一如既往的说晚安,熟悉的身影夹杂着熟悉的气息接近,亲吻的时候,你带着小小的心眼用舌尖轻舔了一下张楚岚的唇。

男孩子愣了愣,背光的嘴角突然在眼前扯开猖狂的笑,逆光下碧蓝的眸子依然灿烂,「宝贝儿,学坏了?」

唇再次撞了上来,他的舌尖捲入你的口中,压着你的肩把你摔进柔软的床铺里,像是要夺取呼吸一般,舌尖勾住了你的软舌之后又往更深处舔吻,你遏止不了他的入侵,只能束手无策的任人摆弄,张楚岚的气息几乎让你溺毙,无处可逃,抓着床单的手被翻了过来与之十指相扣,氧气在一次又一次的深吻中消耗殆尽。

在你几乎喘不过气的时候,张楚岚才离开了让他留恋不捨的柔软,相混的唾沫牵出银丝,他伸手捏了捏你的脸颊。

「——其实你挺好这口的吧,宝贝儿?」

━━━━━━━━━━━━━━━━━━

《张灵玉的场合|試探性的吻》

你们第一次接吻,是张灵玉趁着你睡着的时候,在你唇上落下轻轻一吻。

平时睡得深沉的你卻在这时睁开眼睛。张灵玉天蓝的眼略慌张的闪了闪,撑在枕边的手马上推开了距离,你的双眼尚未聚焦,却伸手碰了碰自己被吻的唇。

「……不继续吗?」

听见你这么说,湛蓝的眼眸垂下,睫毛掩盖了光线落下的阴影,让他的眼神暗了一阶,张灵玉启唇轻道:「继续。」

似是在对待玻璃一般,又或者是更脆弱的泡沫,张灵玉的手贴上你的侧脸,唇瓣交叠时意外感受到的是微凉的体温,你听见他贴着你的唇说了一声张开嘴,你这才发现自己是抿着嘴的。他的舌尖轻轻滑过了你因刚睡醒而略乾涩的唇,然后小心翼翼的侵入,勾住你的软舌。

张灵玉的每个触碰都像是试探,像是怕你反感般,令你觉得必须有所回应。
你试着模仿他的动作,手勾上了他的脖颈,拉近了距离。

相混在两人间的气息不知何时灼热了起来。

仿佛要灼烧肺部,呼吸的节奏开始乱了套,你觉得自己就快要喘不过气了,这时张灵玉才按着你的肩膀将两人分开。

你俩相视而笑,然后你感觉到一隻手温柔的拂过你的头顶,在月光的笼罩下听到他轻轻的对你说了声,「睡吧。」

━━━━━━━━━━━━━━━━━━

《风星潼的场合|青澀的初吻》

风星潼突然说要试试看接吻时,你正在写作业。
一笔墨黑就这么横贯纸面。

「好不好,好不好嘛?就试试看?」嫩草般的碧眸直直的瞧进你眼里,一双手拽住了你没拿着笔的那隻手——你甚至连笔都没來得及放下。
碧眼盯着你看,猝不及防撞进一片草绿里,简直无处可躲。

牙一咬心一橫,将笔戳上对方的脸颊,你觉得自己的耳根都要烧起来了。
「……就试试。」

「嘎嘎!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少年的脸绽放出笑容,你每次都觉得风星潼笑起来像天使一样,总能让你看着发愣,下一刻,少年一个倾身,便占据了你所有视线。

软唇相贴,他一手仍拽着你的手,另一手则轻轻拨开了你脸侧垂下的髮丝。
银白的睫毛在眼前轻颤,你看见他缓缓的半睁开眸子,极近距离下草绿色里仿佛有着萤光闪动。

你看见他眼里漾出笑意,然后不太熟练的轻啄了你的唇,对方的气息混在两人之间,这时你才惊觉自己忘了阖眼。

啊,现在闭眼也来不及了,风星潼退了开来,距离依旧,面上仍挂着笑,然后伸手用力抱住了你。

「我最喜欢你啦!」

有①就有②!
预告一下 下回是也总阿青的回合
另外还会带着球儿玩٩(。・ω・。)و

【一人之下】男友力30题

*乙女向

*乙女向

*乙女向 重点讲三次!!!

*有些段子原本是玛丽苏(不过把名字改掉了

*私设如山

*垃圾文笔

*ooc预警!!!!!

『异人F4+小星星的回合』

《张楚岚的场合|毫不吝啬的夸奖和鼓励》

你和张楚岚超级容易吵架,不然就是互怼,基本上你们在一起的时间十之八九都在做这些沒什么营养的事情。

这天你一回家就看见张楚岚一脸无所事事的喊了一声欢迎回来晚餐呢,让你顿时有种想把人摁在地上打一顿的冲动。

「一个整天啥事都没干的人,你好意思让我给你带晚餐?」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你还是把晚饭重重的放在餐桌上,然后对着他晃了晃手上的鸡排。
「我有,你没有,活该!」
「……幼稚不幼稚?」
瞥了一眼你手上的鸡排,张楚岚终于动了动摊在沙发上一天的身子,然后没骨头似的往电脑桌前的你身上一趴。

「起开,撒娇也不给你吃!」
「心情不好?」
「看到你心情就不好啦!」
「……你心情不好就会买鸡排。」
「我有看到就会买。」
「………」

他水色的眼瞳眯了起来,一手捏上了你的脸。
「我知道你最近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概又是学校课业上的事吧,你够努力了,我看得出来。」
「你本来就不是科班出身,想赶上其他人的步伐本来就比较吃力,你能做到这份上已经很了不起了,这些努力相信那些老师都看在眼里。」
「心情不好就多依赖我一点,我想这并不困难,我可是你对象。」
「我就在你身边,听懂不?」

你愣了愣,大概是没反应过来,等到张楚岚那隻捏着你脸的手稍稍加重了力量后,你才口齿不清的应了一句。
「——里(你)似(是)锅(多)想疵(吃)鸡白(排)?」

张楚岚:「?????」

「鸡排就免了。」
他轻轻勾起嘴角,鬆开了捏着你的脸的手,转而扣住了你的下巴。
「我吃点別的。」

━━━━━━━━━━━━━━━━━━

《张灵玉的场合|安静的倾听者》

你俩都不是话多的那类人,此时的气氛显得有些僵硬。
你只好拿起手机向朋友们求救。

『你:你们平时都是怎么和他们说话的呀?』
『诸葛太太:就……讲啊。』
『王太太:嗯,直觉回覆吧。』
『碧莲太太:想到啥就回啥。』
学不来。

默默叹了口气后收起手机重新抬起头,眼前白髮的男人仍然静静的吃着他的巧克力冰激凌圣代,天蓝色的眼眸并没有看着你,反而是瞥向窗外。

你们真的很久没见面了,你盯着他的侧脸忍不住想。
上次见面是将近一个月前了,你一直都知道他很忙,忙着练功、提升自己的修为,你也能体谅他,一个月下来真的发生了很多事,理应能足足聊上个十天半月了,但此刻在张灵玉面前你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个……灵玉……」
「嗯。」
听见你出声,张灵玉将眼眸转了回来,当你们眼神碰上的时候,你又觉得自己的勇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蹤,脑中几千万字句全格式化了,谁来救救自己啊!

气氛再度陷入沉默,张灵玉很快的便将眼前的聖代吃完了——没办法,不快点吃完就会融化的,然后他指了指你面前的草莓慕斯。
「不吃吗?」
你感到十分心塞,不是不吃,是心情复杂到吃不下啊——这么想着的同时,张灵玉已经用手里的汤匙在精致的草莓慕斯上挖了一角,你正惊讶对方到底是饿过头了还是怎么回事时,那块被挖下來的糕点便递到了你嘴边。

「要说什么都可以,灵玉在听。」
「什、什么都可以说吗……?」
张灵玉点了点头,然后把汤匙塞进你还没阖上的嘴里,突然被塞了一口甜点讓你反射性地一愣,然后乖乖的咀嚼起口中的甜食。

木桌上的气氛和之前相比热络了不少,尽管只有你的声音占大多数,张灵玉顶多穿插几句简短的回应,但他看你的眼神却是认真且专注的。

「那个……听我说话真的不会无聊吗?」
「不会,灵玉听着。」

━━━━━━━━━━━━━━━━━━

《王也的场合|平淡却令人惊喜的礼物》

向来繁忙的你在圣诞节这天好不容易能和王也一起出门遛个弯吃个饭,这可让你期待了好久。

这一天到来,你穿上自己准备好很久的衣服,仔细化了妆,顺利见到了人,上了早已找好的馆子吃了一顿——一切都很完美。

你俩话其实都算不上多,饭桌上的交谈也是有一阵没一阵的。
「圣诞节不是会收到礼物吗?王也你许个愿,说不定会有圣诞老人送礼物来给你喔!」
你笑着摇了摇高脚杯中的气泡饮料,王也酒量不好,所以你便陪着他不喝酒。

「感情您这是把我当小孩子呢,祖宗。」
说话间王也俐落的切下一小块肉,你正想笑他怎么切这么小口,你不是男人吗大口吃肉啊!
王也便将食物递到你眼前。

「圣诞礼物,早就收到了。」
慢了半拍才意识到对方所指的礼物是什么,你没忍住笑了出声,一口吃下对方银叉上的食物。

「那我的呢?」
你原本也只是开开玩笑,当王也还真拿了个东西出来的时候你是真的惊讶到了。

接过了王也递过来的纸袋,在他同意下你拆开了简单的包装,里头是个水杯,跟王也随身带着的那个貌似是同款的,另外还有几包水果乾。
「這個送你,我知道你不爱喝开水,老是嫌没味儿,所以我特地放了果乾,可以让你泡着水喝……哎不是我在说,小姑娘就该多喝开水少喝点饮料,尤其你的皮肤又偏干燥,冬天脱皮不好受吧,看着我都心疼。」

你对他微微的笑了笑,他便打住了原本的长篇大论,同时回予你一个宠溺的微笑。
「聖誕快樂,我的小祖宗。」

━━━━━━━━━━━━━━━━━━

《诸葛青的场合|你就是和別人不一样》

诸葛青受女孩子欢迎这件事你向來清楚明白到不行,总是有许多少女们送上大把大把的礼物,献殷勤的永远也数不完。和你交往后诸葛青虽会笑容满面的拒绝这些女孩子们的好意,但却像不懂得避嫌似的和人家调笑几句。

今天你不怎么理他,平常你总在他到家之后迎上来给他一个拥抱,然而今天没有。诸葛青只凭一眼就看出了原因。
双手轻轻环住坐在沙发上翻杂志的人儿,「怎么了吗?」
他的声音总是让人瞬间没了脾气,连哄都不用哄,光声音就足以让你投降,但这明知故问的口气啊……你叹了口气,在诸葛青面前你总觉得自己什么心事都藏不住。

「反正你大概也知道我想的什么了吧……没事,你受欢迎这点我明白的。」说出口的话听在自己耳里都觉得酸了点儿——嘛,正常人都会吃醋的,谁不希望恋人只属于自己、只关注自己呢?

你反手拍了拍诸葛青的肩表示自己没事了,却被他一把握住了手腕。
耳边响起了一声轻笑,「嗯……虽说我身边确实有许多小姑娘,但唯独你是不一样的。」

从手腕开始,细碎的吻一路向上,肌肤接触到他嘴唇的感觉有些痒。你下意识的想回头看那隻可谓是蓝颜祸水的自家狐狸,他却先一步绕到了你身前,你见他单膝跪下,虔诚的亲吻了你的手背。

「你是不一样的,我的夫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

━━━━━━━━━━━━━━━━━━

《风星潼的场合|因为你留下的细小伤痕》

你天生和厨房不对盘。这是交往後风星潼才注意到的事。

风星潼看见你拿着菜刀,就怕下一秒刀子切到的不是菜而是你的指头,煮汤时还会被飞溅起来的热水烫到,风星潼从此禁止你进入厨房,堂堂一个风家少爷开始学习如何煮饭。

一开始也是困难重重,某次你正悠哉的坐在客厅玩着手机等待开饭,就听见什么东西重重落下的声音。

「星潼——!?」
急急忙忙的跑进厨房——虽然风星潼早就再三叮咛过你不准进来了,但这下可管不了那么多,见白髮的男孩一臉懊恼的站在洗碗槽前,地上掉了一颗苹果,流血的手指还握着削皮刀。

「你……我去拿药给你包紮——」
「我没事啦,只是小伤。」
「刀伤容易留疤!一定要上药才行!」
「我真的没事……」

下一秒他将手指按上你柔软的粉唇上,一抹鲜红色就像胭脂似的渲染开来,你并没有躲开,反而下意识的舔了下嘴唇,却不小心碰到了那根受伤的手指。

风星潼见状轻笑了一声。
「这种小伤舔一舔就好了,你就别紧张啦~」

有没有喜欢玛丽苏的小伙伴要一起来玩的呀( ´•̥̥̥ω•̥̥̥` )

为了安利镇魂于是给朋友看了这张图片
朋友:谁是攻?小胡子吗?
我:oh no(蜜汁微笑😇
朋友:😦(………) 😧(……???) 😨(!!!!?)

我要的就是这种反应嘻嘻嘻嘻嘻

【食契】快把这货带走04

《论酸梅汤到底有多精打细算》

-

*只写餐厅里有的飨灵
*御侍带着飨灵们放飞自我
*ooc到突破天际

-

这天北京烤鸭、鱼香肉丝和酸梅汤带着冰糖葫芦到街上溜达。

冰糖葫芦:「酸梅汤酸梅汤,我想玩扭蛋!」
酸梅汤点了点头。
冰糖葫芦:「酸梅汤酸梅汤,我想夹娃娃!」
酸梅汤:「不行。」
冰糖葫芦委屈巴巴:「呜…酸梅汤是小气鬼!北京烤鸭……鱼香肉丝………」

鱼香肉丝:「我说啊,怎么扭蛋可以,夹娃娃就不行了呢?」
酸梅汤推了推眼镜:「花同样的钱,扭蛋打开里面一定有东西,但夹娃娃就不一定了。」
更何况冰糖葫芦还是那种没夹到就不肯罢休的个性。
北京烤鸭不禁失笑:「图个乐趣罢了,至于吗……」
「如果你俩戒菸的话或许还不至于。」酸梅汤拨了拨他的珠算盘。

然后北京烤鸭和鱼香肉丝果断屏蔽了来自冰糖葫芦拜托的小眼神。

—TBC—

【食契】快把这货带走03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后续》

-

*只写餐厅里有的飨灵
*御侍带着飨灵们放飞自我
*ooc到突破天际

-

从此御侍召唤飨灵时身后从一个人增加成了两个人。
布丁:果冻果冻果冻………
蛋包饭:果冻亲果冻亲果冻亲………
御侍:………

「您看上去似乎有什么烦恼,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看来今天又是个没有果冻的一天呢~

在那之后的后来
「有办法弄个果冻小姐姐过来好让他们安静专心端盘子吗。」御侍对樱饼说。
樱饼觉得自己还不如去院子撒花瓣。

B-52鸡尾酒看着自己的携连对象就这么穿着条小裙子(x)特工服在队伍里晃来晃去。

御侍:「B-52你要是喜欢我也能给你弄来一套啊。」
B-52:「?????我不是我没有…………」

—TBC—

【食契】快把这货带走02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

*只写餐厅里有的飨灵
*御侍带着飨灵们放飞自我
*ooc到突破天际

-

•布丁的场合

餐厅里没有果冻,于是布丁每次都会在御侍进行召唤的时候默默跟在他身后。
御侍实在是被布丁缠得压力山大,召唤时忍不住心道:果冻小姐姐快来吧———

「初见,小生名叫蛋包饭!小生是果冻亲忠诚的后援团团长,呐,要参加吗?」

御侍:…………
布丁:…………

•布朗尼的场合

御侍费尽千辛万苦给布朗尼弄来了一套小裙子……噢不,是一套新的特工服。
等布朗尼换好新衣出现在御侍面前,御侍顿时泪流满面。

这画面太美不忍直视。

御侍:「为什么!你!底下还穿着裤子!!!!」
说好的绝对领域呢?!!!

—TBC—